大港信息港

Hi, 请登录

青岛通济新区力挺涉嫌10亿黑村官仇兆兵对抗媒体监督

图一:青岛市即墨区通济新区管委会充当黑恶势力“急先锋”、“挡箭牌”,迫不及待地违法向国内各新闻媒体发函,编造谎言、威胁恐吓,连续下达“删文通令”百篇以上。企图以此达到欺上瞒下、对抗上级司法关及纪检监察机关对仇兆兵团伙的依法查处,继续欺压百姓、坑民害民目的

    今年入秋以来,在山东古老的齐鲁大地上,有一个叫仇兆兵的响亮名字、连同他的惊人累累罪恶响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这个人,在当地各级党委政府、纪检监察机关领导们的眼里不但很熟悉,而且很活跃、很有名气,对他的褒扬和赞誉之声常年不绝于耳;此人披着“区政协常委”头衔、在高高挂起的红色社区党群服务中心招牌“遮挡造势”下,各种金光夺目的虚假政治荣誉、称号,加上各级组织宣传部门的官谣包装造假,将其映衬为“新时代农村基层政权的标兵、楷模”、“带领群众勤劳、科技产业致富的领头人”。

    而在青岛市即墨区通济新经济区仇家沟岔村广大村民百姓眼中,他却是上下通天、武装到牙齿的“活阎王”、贪婪无度的吸血鬼。

图二:常年来,受害群众向中纪委、国家监察部、最高检、公安部等相关党委联名举报控告信。这些包含血泪的群众心声,大都被即墨区通济新区管委会领导们“捂死盖严”并威胁恐吓、尾随截访、非法拘禁村民代表,高调为仇兆兵团伙势力包装造假、唱赞歌

    在过去长达近20载载的艰难岁月里,苦难深重的受害村民们饱尝了极为邪恶歹毒的仇兆兵、仇吉顺恶霸村特权势力的欺压和凌辱,遭受了其本人和黑色“治安民兵组织团伙”无数次的棍棒拳打脚踢伤害,甚至涉嫌雇凶暗杀村两委换届参选党员群众,并武力赶下台,直到彻底打趴、击垮和降服,仍不放过。举报其罪恶的多名受害经常被该团伙帮凶或挥舞棍棒凶器打成“血葫芦”、或住院卧床不起、甚至留下终身残疾。仇兆兵还剥夺压榨外地施工队、造假民工出勤表,拒付农民工款、毒打施工方负责人员并实施人格侮辱,导致600多人集体上访事件的发生。

    根据群众联名举报控告,长期以来,仇兆兵涉黑势力、依仗强大、雄厚的官方后台和捞取的政治资本,心邪狡诈、贪婪无度,无视党纪国法。该涉黑团伙见缝插针、屡屡顶风作案,疯狂从事武力掠夺分刮近千亩土地资源、盗取诈骗数亿元集体企业资产、侵夺榨取弱势劳务者血汗钱。在这片噙满受压迫村民血泪的土地上,建立起其远近称雄、不可一世的家族商业多种产业王国。


图三(上下):在仇兆兵、仇吉顺涉黑团伙豢养“治安民兵组织”、武力棍棒治村的近20年岁月里,这样的画面早已经“常态化”,成了家常便饭。对此,通济新区领导们没有任何人同情、过问,甚至阻止立案调查

    20多年前,仇兆兵还是面临破产的个体企业老板,自从他武力把持村政权之后,其命运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但成了区里的政协常委、村党总支书记、几家公司的董事长,家产雄厚,集基层政权的“党、政、军、商、匪”融为一体,成为全国罕见的超强势“霸主村官”。在其所拥有的10多亿家族私产搏取占有中,几乎全部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式巧取豪夺而来。

    根据村民多次联名举报控告内容显示,仇兆兵涉黑势力的“圈子范围”早已渗透、染污到山东省青岛市的各级公权力机关,包括公检法单位,甚至领导干部中就有他的利益同伙和铁杆后台保护伞。

    按照内部知情人的透露,常年来,这个作恶多端的仇兆兵及团伙势力之所以这样强大、无法无天,被压迫剥削和凌辱的广大村民之所以近20年来“搬不动他”、告不倒他。而且,越是群众举报上访,仇兆兵等人就更安全、稳固、更“发达”,而遭苦受罪、威胁恐吓毒打、被监视居住、尾随截访、非法关押和拘禁的,总是那些手无寸铁的受害群众。

图四:受害群众只因到村委会找仇兆兵、仇吉顺一伙讨要说法,当场遭到其手下“治安民兵组织”群殴痛打而晕厥,险些送命。面对此恶性伤害事件,一直受到区领导的包庇

    当地新闻媒体曾造假吹嘘:“仇兆兵不仅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他还是一位出色的“当家人”,在用心经营企业的同时不忘用诚心回馈故里,建设家乡。在2002年的村两委换届选举中,群众推选他为仇家沟岔村村主任。当时村里经济困难,生产生活环境十分恶劣,值此“临危受命”之际,仇兆兵并无怨言,欣然履职的同时还作出了“不要工资报酬”的决定,一心投身乡村建设。此后,在仇兆兵的带领下,村里修建公路、旧村改造、配备楼房、绿化村庄、招商引资,种种事迹让群众称赞叫好。再次换届选举时,他以全票当选,后来甚至同时兼任两个村的党支部书记。”

    现任即墨区委书记张军在该区任职6年期间,先后担任原即墨市委副书记、市长等职务,市改区后任现职。然而,对仇兆兵、仇吉顺等涉黑团伙重大连环犯罪问题却一直“失察”,被其“貌似忠良”、“大胆泼辣”和“公正廉洁”、“爱民护生”的假象蒙蔽双眼,感觉一直良好。

    在近年来,仇家沟岔村两委班子涉嫌“黑恶势力化”日益严重、屡屡发案,且在受害村民多次举报控告后,他一直保持沉默,放任该团伙目无党纪国法,顶风作案,武力欺压群众、打击报复举报村民代表,引起当地干部群众强烈不满。

图五:仇兆兵团伙雇凶蹲守谋杀村两委换届竞选对手,并棍棒拳脚相加、将上任的村干部残害并赶跑,逼迫集体辞职”并逃生。不但执法机关不立案,通济新区历届领导却感觉仇兆兵一伙“很能干、很有魄力”

    特别值得一提的时,前不久,即墨区政法机关所发生的进京尾随截堵、和威胁恐吓、非法拘禁上访群众代表事件,已经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影响。据知情者说,事件发生前,有人曾向张军书记汇报、并得到默许。

    有人说,在山东省上下,这个仇兆兵之所以如此的“牛逼”,除了在本省势力范围拥有“自己人和靠山”外,甚至欲将黑手伸向了北京“皇城根下”,气焰十分嚣张。

图六:仇兆兵欺压弱势村民、赶尽杀绝。右下方是受害向仇兆钦老伴向前来住宅填埋垃圾、搞破坏的“治安民兵”组织领导人下跪求情时场面。其身后下跪者为年仅两岁的孙女。对此恶性事件,一直受到通济新区领导们的“冷漠相对”和保护

    因此,这也许就是在过去直到今天,仇兆兵涉黑势力团伙根基稳固,“昂首挺胸地”踏过了历次的严打、扫黑运动的原因所在。尽管在近年来,党中央在全国上开展的基层政权专项教育整治去、规范清理和巡视回头看,从来触及不到这伙人。

    很显然,在山东省、乃至全国,还有多少“王兆兵、张兆兵、李兆兵”们仍然仍然横行霸道、非法霸占侵吞巨额国家和集体资产,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不容否认。

    我们注意到,自2018年1月以来,党中央要求开展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并明确提出严打"保护伞"、打早打小、除恶务尽、深挖彻查等要求。此次扫黑除恶把侵害群众利益、欺压残害百姓、干扰村务、破坏选举的村霸恶势力问题作为重点打击对象,基层的黑恶势力使党的各项政策方针被曲解,各项惠民政策不能落地。通过持续高压,让那些试图通过不实许诺或蝇头小利搞贿选进而让公共权力成为他们谋取私利工具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及时收手。

图七:仇兆兵利用职务之便,非法圈占基本农田(耕地)500多亩以上,用于非法转让给各业主建设工业园,非法改变土地使用性质。在非法建设的工业园中成立由和开发服务有限公司,大肆敛财,强行收费,其中收取配套费、物业费获益高达上亿元人民币。以生活用电为名审批由和工业园用电许可,以工业用电价格对外出售,私自收取高价电费,截留贪污款高达5000万元。对各商户高价收取水费,差额达上千万元,典型的“电霸”“水霸”

    而笔者从2019年5月14日该山东省公安机关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上获悉,全省公安机关始终保持对黑恶势力的高压态势,截至目前,该省共侦办涉黑案件104起、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467起,侦办涉恶共同犯罪案件3554起,查处涉案资产41.6亿元,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成效显著。据介绍,中央部署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特别是第一轮督导以来,全省公安机关以“深挖根治、长效长治”为根本,以“打伞破网”“打财断血”为关键,深入推进扫黑除恶“山东战役”。今年以来,刑事案件同比下降2.39%,八类严重暴力犯罪案件同比下降15.31%,“两抢”案件同比下降44.17%,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增强。当然,此成绩应该给予肯定。

    据了解,2020年度以来,该省上下的农村基层政权教育、整治、清理和扫黑除恶,继续以高压态势,不眨眼、不歇劲,继续向纵深拓展,取得了新的战果。更值得注意的是,青岛市的上下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一边是访民喊冤不断,一边是喊打此起彼伏、口号雷声震天。而且,省政法委主要领导还兴高采烈地带队“下”到该市,逐级“准备”安排听汇报、访平民,拍红了巴掌、说累了嘴巴。

    但很遗憾,领导们走后不久,这个“红里头黑”的恶霸村官仇兆兵又被满腔愤怒的受害群众给实名揭发举报了,从而在国内多家媒体曝光揭露后,引发了全国上下高度关注。

    不少读者问,山东省纪委监察、政法机关和扫黑办在充分总结成绩的同时,是不是也要看到自身工作的不足。特别是对于这个长期圈养私人“治安民兵组织”从事刑事、经济重特大涉黑犯罪活动的事实,该不该、能不能依法查办?对于那些至今还在“严防死守”为该团伙“看场子护院”的腐败官僚当权者们,该不该揪出来,并依法追责?

    就在编辑部发稿一个小时前,从山东青岛传来消息说;近日,该市两级“扫黑办”主要领导胆大妄为,竟然继续欺骗和愚弄上级、将恶霸村官仇兆兵“象征作秀”地“留置调查”数日后“保释回家”了。其理由是仇兆兵“有肝病”、学校和村党总支的工作“离不开他”;同时,市、区两级党委纪检监察和政法机关主要领导依然冷眼观望,甚至编造各种理由继续包庇该团伙、打压上访群众。

    受害村民代表说:“仇兆兵是有肝病,他的心肝肺早就腐烂臭不可闻了。”

    此事件,在当地干部群众中造成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广大受害群众呼吁“省外和驻京新闻媒体”高度关注、并追踪报道事件的查处近情况。(特约撰稿人:刘来迎、冯启东;通讯员谭荣奇、黄建平、姚莉、沈佳璐、董强剑、肖坤发自北京)


转载自科普网http://www.jjskx.org.cn/news/rd/173024.html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故本网对其真实性不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网站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邮箱23129944@qq.com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相关推荐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