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港信息港

Hi, 请登录

山东”十八年告不倒黑村官”仇兆兵”依然挺立”

自入秋以来,驻京新闻媒体接到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部分干部村民投诉反映说,自2002年以来,以该区通济新经济区仇家沟岔村党总支书记仇兆兵、村主任仇吉顺等为首的家族成员,从上任仇家沟岔村委干部后便利用金钱开道,花钱雇佣社会各类成员近200名,组成”治安民兵”组织 ,形成有领导成员、有组织分工的黑社会性质团伙,多年来横行周围几个村庄,把持周围村庄的村政;一手遮天、棍棒治村、欺压百姓、殴打弱势村民、买凶报复参选人,疯狂侵吞集体财产,强迫交易,至今仍受到层层保护。

图一:仇兆兵打完村民说:”我行得正、走得直、不贪不占、哪一级来人也不怕查、全能摆平。你有本事儿就再去告状上访,难道我怕你们?”果然在不久前,仇兆兵被市两级扫黑办叫去,住了四天后、竟然有领导编造理由将他放了出来。受害群众疑惑不解地摇头说:”这究竟是在扫黑,还是在护黑?”

据知情人提供情况,仇兆兵个人非法敛财价值高达10亿元以上,成为当地远近闻名非法敛财的村官暴发户。10几天前,从青岛传来消息说,迫于强大的新闻和社会舆论压力,根据某领导指使,继续对受害上访群众打压、布控和非法截访。为此,在山东省有关巡视组前往青岛调查之际,我们决定:再次还原揭露事实真相,以正视听。

这个”治安民兵组织”很不简单

据调查,仇兆兵利用金钱开路,笼络收买一批训练有素、心狠手辣的黑社会成员。其中有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党员干部和地痞流氓犯罪前科人员。他们有严密的组织纪律、严格的上下级关系,统一服装、多有纹身、刺青,对外统一叫”治安民兵”,一切行动听命于仇兆兵的领导指挥。

其骨干成员分别是村委会主任仇吉顺、助理仇吉亮、仇建强、兄弟仇爱科、仇爱岗、侄子仇吉帅、打手仇宗兵、仇兆许等等几十人。该涉黑团伙沆瀣一气,鱼肉百姓,欺压霸占村民的集体财产和土地,打击、恐吓威胁不同意见的村民和党员。在当地一手遮天,横行霸道、无恶不作,严重败坏了基层政权的形象。

图二:坐镇一线”督战”,是仇兆兵指挥”民兵治安组织”武力冲击、入宅伤害村民的”群狼战术”

自2014年以来,当地受害群众常年举报该团伙,但该团伙一直非但没有被查处,反而更加嚣张跋扈。其打手在公开场合公开叫嚣仇兆兵上头有人,公检法司都是他的人。

仇兆兵甚至在公开场合扬言:”总有别有用心的人放着太平日子不过,就知道到处告状,管个屁用?凭咱们的实力,让他们再告十年也动不了我,不信就试试。”

确实如此,常年来,村民只要一举报,都会被其团伙成员围追堵截进行人身攻击和伤害、失去人身自由。甚至在即墨区以外的他乡异地的胶州营海派出所里,该团伙打手当着警察的面仍然叫嚣,要拿出一百万弄死举报人,气焰十分嚣张。

随着近年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不断深入,该涉黑势力团伙以上事实,虽经受害群众来多次向国家、省市和即墨区各级举报,(各部门)但至今仍逍遥法外,并与其班子成员串供、伪造串改村财务账目、贿赂身后保护伞、对付上级查处。

治村弱民变成”活靶子”

新闻媒体调查证实:2004年,在仇兆兵任职仇家沟岔村书记期间,村民仇兆杰办理护照到村委开取相关出入境申报证明,过程中没有送礼,因此惹怒仇兆兵,便百般刁难,”卡公章”、不予办理。并指挥20多名手下殴打,致其舌头破裂,缝合3针。当时,在场有200多人围观、却无一人敢上前制止。仇兆兵宗族势力庞大,脾性蛮横、霸道,仇兆杰只能”哑巴吃黄连”、取消探亲计划。

图三:村民在村委会遭仇兆兵一伙毒打跪地,住进医院

2014年11月,在新旧村委员交接账目期间,村委的公章却大量出现在村委集体建造小区——朝阳小区(未完工)卖房子的票据上,村民仇兆坤因到信访局了解此事而得罪了仇兆兵,随后受到仇兆兵一连串的打击报复甚至”买凶杀人”。

2017年云桥村委换届,仇兆兵为阻止党员群众仇兆坤参加选举,雇佣杀手袭击仇兆坤;同年9月16日晚8点多,仇兆坤被两个带着棒球棍的陌生人拦下,直接将仇兆坤手、脚、腰部等关节打伤,后去医院司法鉴定。

同月21日晚9点半以后,仇兆兵手下多人将仇兆坤家监控砸坏、窗玻璃打碎;9月22日,4人带着木棍在托管学校将仇兆坤妻子打伤,并用玻璃瓶装着粪便往学校里扔,严重扰乱教学秩序 。

10月30日晚9点左右,两名戴着黑色的帽子、口罩的青年,埋伏在仇兆坤住所楼道里手中拿着铁棍、图谋人身袭击伤害。随后,警察接报出警控制凶手、并在歹徒身上搜出仇兆坤的照片(仇兆坤党员身份登记表上的照片)和铁棍。

2014年11月,即墨区云桥村第11届村干部换届选举,参与选举的有仇兆开、董绪忠等,选举成功后上级领导在第一时间宣布有效。

随后,因云桥村委集体建造小区——朝阳小区(约十几万平方米,约市场价值4亿),在未完工的情况下,被仇兆兵私用公章、加班加点售卖,村委账目却显示亏损1000多万。因新当选的村委干部仇兆开、董绪忠拒绝签字进行账目交接,被仇兆兵纠集150多名”治安民兵”分子殴打,造成两受害人被打伤入院,事后两人为保性命而被迫”离职”、放弃主持村委会的工作。

2016年7月间,因仇家沟岔村委决定对墨水河进行治理,需要动迁村民仇兆钦的房屋。然而,仇家沟岔村委书记仇兆兵在无公示、无补偿、未协商的情况下直接带领40多名黑恶势力分子、驾驶铲车,用工业及生活垃圾将仇兆钦的房屋强行填埋。

图四:仇兆兵的”治安民兵”在用”粪便炸弹”报复袭击受害人仇兆坤星河教育托管学校,当时正是该校下课时间

2020年1月4日,受害村民仇兆钦来到通济新区服务大厅找到仇兆兵商谈住房问题,被提前埋伏好的三十多人殴打(打人者有仇兆兵的哥哥仇爱科、弟弟仇爱岗,仇兆兵也在现场)。致仇兆钦受伤入院,医院诊断为脑外伤后综合症、多处软组织伤,多次报警均无效。(有视频、有录音、有医院病历作证)。

此外,村民仇方超、仇兆柏、仇兆合、董启坤、仇兆宽等多人先后遭仇兆兵及其手下成员打伤、留下终身残疾。

其中包括: 因修路拆迁一事,仇兆兵一伙将村民仇方毒打超殴打致伤,并将其年迈九十岁老人强制按在地上羞辱,当场昏厥;仇兆兵一伙在报复欧打村民仇方超女婿王伟善时,竟然打错人,将其女婿家的哥哥嫂嫂打伤;受害人董启坤因村两委选举而将仇兆兵惹恼,便指使”治安民兵”人员点燃两箱礼炮扔进对方家内爆炸、致全家因惊吓精神一度失常;村民仇兆宽,因去村委办理低保,被仇兆兵安排民兵拖上车拉出去打断两根肋骨。

访民全是”精确打击目标”

2014年11月份,仇兆兵兼任云桥村党支书记期间,即墨区通济街道云桥村仇兆开、董绪忠等当选云桥村两委成员。在交接村集体账目时,因账目不清仇兆开拒绝接受仇兆兵移交账目,仇兆兵恼羞成怒,立即安排其侄子仇吉帅、五弟仇爱岗,将云桥村主任仇兆开、村委员董绪忠等人打致伤住院。仇兆兵还公开叫嚣要拆掉他们的厂房,接连进行恐吓威胁。


图五:棍棒拳脚,是仇兆兵”治安民兵组织”欺压残害村民有力保障

2014年度云桥村换届选举期间,凡支持仇兆开、董绪忠的选举骨干,均遭到了仇兆兵黑恶势力的打击报复,他们利用黑社会威逼胁迫仇兆开、董绪忠等人逼退、放弃了主持村委会工作。

2020年1月10,村民仇雪峰、仇兆钦、仇进宝、仇吉珊、仇兆涛到村委咨询村务问题,仇兆钦被仇兆兵仇吉顺当众按到在地,污言秽语拳打脚踢,一番打骂羞辱后,又被其二哥仇爱科、五弟仇爱岗带领的”治安民兵”人员一顿暴打,仇兆钦被打伤住院。仇兆钦多次上访上告,但此事至今未被处理,打人过程有视频为证(村民仇兆杰也被打过)。

打压竞争对手于志林、仇兆坤

2017年村两委换届选举,有威望的优秀党员于志林要竞选领导,仇兆兵害怕自己会落选,安排黑社会人员对于志林家中门窗玻璃、监控、灯箱等物品实施打砸,受害人于志林在去派出所报案的途中,遭到仇兆兵手下人员袭击与打砸,其结果被抓了个现行。

图六:雇凶谋害两委竞选对手,是仇兆兵一伙把持基层政权的”特别手法”

该村党员仇兆坤一直被群众认可是正义的主持者,敢为群众说实话办实事,因参加两委竞选,因此成为仇兆兵想除掉的”眼中钉”、并先后指使手下5次对其报复袭击,目的是让对方”彻底趴窝”、彻底阻止参选。

在第五次实施报复行动中,该团伙肆无忌惮,公开持带有仇兆兵提供的党员登记表上的照片,手持铁棒在仇兆坤家门口埋伏袭击,并叫嚣谁敢参选就让他残疾。

受害人仇兆坤将5次被打砸的照片和监控等证据交当地警方后,至今直没有处理。

污蔑施工公司法人,非法拘留、并强迫交易

青岛合众建筑有限公司法人冷延顺,胶州市云溪街道办事处大西庄村人,2013年通过招投标、为仇兆兵的青岛润海源置业有限公司施工,按合同约定完成施工,监理监察确认通过,工程已经交付使用。

但仇兆兵却无故找茬赖账,认为工程量不合格,拒绝支付工程款。为达到霸占冷延顺的工程结算款,逃避支付农民工工资的目的,仇兆兵指示团伙成员昧着良心给农民工记假账,少报、瞒报农民工工程数量、制作假单据,导致农民工 200 多人集体投诉。

此外,为让举报人冷延顺闭嘴,仇兆兵多次派仇宗兵、仇兆许等带领6名黑社会成员驾车对举报人冷延顺围追堵截,进行人身殴打和恐吓,逼迫其就范。冷不从,该团伙就进行非法扣押,强迫其交易。冷延顺被迫在营海派出所里报案,其成员公开叫嚣要一百万弄死举报人冷延顺,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新闻媒体还查实:2016年1月30日下午,受害人王明辉(青岛众和建筑有限公司法人)到仇兆兵办公室催要工程款(仇兆兵公司欠王明辉公司3000多万元)。因仇兆兵无理降低工程款数额,胁迫对方在结算协议书上签字。因受害人据理力争,仇兆兵当场恼羞成怒,对其进行殴打。当时,房间内还有 10多名”黑衣人”打手助阵叫号,直到将王明辉当场打晕。

事后,受害人王明辉在当地马山派出所报警,并做伤情鉴定,留下终身后遗症,至今耳鸣。

受害人说,他多次到当地警方要求依法处理仇兆兵等人,但因当对方与仇兆兵”关系不一般”,至今此案没有得到依法处理。

对于以上事实,青岛市两级”扫黑办”是否与受害村民接触核实过?烦请山东省依法认真调查核实,依法查办!(特约撰稿人:刘来迎、冯启东;通讯员:谭荣奇、黄建平、姚莉、沈佳璐、董强剑、肖坤发自北京)


转载自鲁南快报:http://www.ln632.com.cn/84052.html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故本网对其真实性不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网站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邮箱23129944@qq.com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相关推荐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